义马人物志丨过平江:20年马拉松裁判生涯,见证无数个42.195公里 - 文章列表 浙江马拉松官方网站 - News List zhejiangmalasong官方网站

义马人物志丨过平江:20年马拉松裁判生涯,见证无数个42.195公里

和所有马拉松裁判员一样,他维持着马拉松赛场的公平与秩序。

2016年的秋天,他担任了第二届义乌国际马拉松赛的总裁判。从检录组、发令组、计时组再到赛道组、补给组、医疗组......他事无巨细、专业负责,把空着赛事的所有环节。

一个全程马拉松全长42.195公里,而他的工作范围却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。

他就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——过平江,前义乌国际马拉松赛总裁判长。

过平江这个名字在浙江跑马圈子里可谓小有名气,全浙江乃至全国,大大小小的马拉松比赛赛场上总会出现他的身影,而且他总扮演着比赛不可或缺的角色——总裁判长。

 

20年的马拉松裁判生涯

    说起过平江和马拉松比赛的缘分还得追溯到1997年的那届杭州马拉松。

    “1997年的那届杭马是我第一次做马拉松裁判,原来都是做一些田径裁判,以前我也是田径运动员。”过平江这样说道,上世纪70年代开始从事短跑、跳跃的他,那时还没有想到,20年后,他会走出田径场,走进马拉松这项运动,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,近乎极限运动的马拉松竟然成为了当下最为时尚的体育运动。

    “我最开始当马拉松裁判的那几年,根本没有人跑马拉松,赛事也很少,一个比赛能组到一万人简直是不可思议。”过平江说,“现在这几年,人人都跑马,比赛也一场接一场的,真是没有想到啊。”

  虽说马拉松的火热超出了过平江的想象,但是他非常支持大家参与并热爱这项运动,在他看来,这是一项男女老少都能参加的运动,除了跑出好成绩,更重要的是坚持和传承一种“马拉松精神”。过平江说:“重在参与非常重要,不是说一定要跑完全程才叫跑马,五公里、十公里、半程都是马拉松精神的传递,都值得鼓励。”

    马拉松的参与人数多了,赛事自然也就多了,很多“跑马达人”经常一周一赛,甚至有些狂热者还经常“背靠背”参赛。不同于选手,过平江这个总裁判不管赛事再多,一年他就只能担任6-7场比赛的裁判。

    “去不了这么多比赛,一个赛事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了,背靠背做裁判根本不可能。” 过平江一年到头都忙着奔波于全国大大小小的马拉松比赛,但是总数算下来却没多少,一场比赛需要准备的东西太多,大到资源配置、信息协调小到一个补给站需要放多少瓶水都需要他来考虑。

    一般来说,距离比赛一个月左右,他就需要召集各个裁判组,构建整体的赛事框架,制定裁判计划,再根据不同的裁判组分配不同的任务,配置不同的设备、物资、人员。很多时候,由于时间冲突,过平江不得不做出一些选择,“去的了这场就去不了那场了。”

 

2年的义乌马拉松情缘

    虽然今年无法继续参加义乌国际马拉松赛,但是过平江对于“义马”留着深刻的印象,也有着不一样的情感。

    说起义乌,过平江不能免俗地提到义乌的小商品市场,但他关注的却不是小商品,而是小商品交易带来的人员流动。他形容义乌是“多元文化的聚集,包括不同的人种、不同的宗教、不同的习俗。”

    多元是义乌的魅力之处,同时也给义乌国际马拉松赛的安保方面带来了更大的挑战,而这个方面义乌国际马拉松赛一直做得很好,也给过平江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他说:“这里流动人口多,不确定因素自然也多,但是义乌的领导重视这个问题,义乌的公安部门也重视这个问题,给比赛顺利进行提供了强大的保障。”

    除了安保工作做得好,义乌的公安还很听得进建议,这也让过平江感到非常感动。

第一届义乌国际马拉松赛举办之时,原来拟定的计划是起跑区域只允许选手进入,但过平江看到这个计划之后,觉得不太妥当,他认为,马拉松是个社会群体活动,不仅仅选手是参与者,观众同样也是,于是他向公安部门提出了自己的建议。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公安部门积极和他讨论,虚心听取他的经验和见解,最终重新拟定了一套安保计划。两年过去了,提起此事,过平江依然感叹,“这真是很难得啊。”

    今年,由于时间冲突,过平江没有办法继续担任第三届义乌国际马拉松赛的总裁判,但他依旧活跃在马拉松上为跑者服务。